文化临沂>非物质文化遗产>

蓝印花布非遗传承人相汉高:用浸入生命中的那抹蓝传承沂蒙大爱

相汉高,临沂市蓝印花布第六代传承人,市级代表性非遗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临沂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相汉高义无反顾的承担起了第六代传承人的重担,他在做蓝印花布的同时也会做一些抱枕、短袖之类的用品,并积极参加大型活动宣扬和传承蓝印花布艺术。

本报曾经于5月12日刊登过《少女患怪病左脸肿胀》一稿,介绍了16岁少女朱芮莹患了左脸肿胀像馒头的怪病,因其家境贫寒没有钱去医院检查,热心公益慈善事业的相汉高听“沂蒙女雷锋”李小鲁讲完朱芮莹的故事后,毅然决定义卖价值2万元的12副蓝印花布,义卖所得全部捐给朱芮莹用于治病。

蓝印花布第六代传承人

11日,记者走进相氏老染房时,满院悬挂的一匹匹正在晾晒的蓝印花布,宛若从仕女图中走出的古典美人,艳而不俗,清雅脱尘。那大片大片的蓝色,仿佛让人置身于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

蓝印花布印染技艺是一种靛蓝花布的防染印花方法,染料是从蓼蓝草中提取的。防染用的豆粉、石灰混合成的糊状物俗称“灰药”,此糊状物是通过型版而漏印到坯布上,形成花纹。

相汉高给记者展示蓝印花布的代表作品。



待布匹浸染晾干后,去掉“灰药”的部分是白色花纹,其余就是染上去的颜色。现在的蓝印花布一般可分为蓝地白花和白地蓝花两种形式。蓝地白花布只需用一块花版印花,构成纹样的斑点互不连接。

相氏蓝印花布肇始于清嘉庆年间,为家族世代相传之工艺,至今已传承六代,有200多年的历史,相氏老染房蓝印花布在2014年6月被录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院子前面种了很多染色用的蓼蓝,蓝印花布原材料都是从植物中提取,纯天然!很多图样也是我原创的。”相汉高说道。


相汉高与大师韩美林合作完成的蓝印花布代表作。



相汉高是相氏蓝印花布的第六代传承人。幼时便和家父相友文(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学习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对蓝印花布情有独钟,后来凭借这门手艺,他拿到了多个技艺文凭,专心致志于蓝印花布制作。

从事蓝印花布印染数十年,相汉高屡次参展并获奖无数:2011获得山东省优秀文化人才奖;2012年参加中国非遗博览会;2013年参加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博览会;2014年参加第四届全国非遗联展;2015年参加中国长江非遗大展;2016年参加第四届中国非遗博览会;2017年参加全国手工艺产业博览会。2018年,参加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其作品《大吉大利》获得重点推荐作品奖;2018年参加第五届中国柳编旅游文化博览会,获得优秀奖;2018年参加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2018年参加文化部、旅游部、教育部及人社部组织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计划”,以研修班优异成绩结业;2019年作品《锦瓶盛世国泰民安》被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收藏。

与艺术大师韩美林合作

相汉高介绍说,沂蒙蓝印花布是广受群众喜爱、极其珍贵的民间手工艺品,既有很普遍的实用价值,同时也有着鲜明的艺术价值和一定的市场价值。

对于文化价值,相汉高说,印染蓝印花布是民间人民群众共同的创造,它融汇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蓝印花布的花纹图案是民间广大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工艺品,它的花纹图案的设计有着普遍的创意性和人民群众的喜好性。如“凤穿牡丹”象征着吉祥幸福,“梅兰竹菊”意喻品德高尚等,这些全是鲜明的立意,普遍地表达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和理念。民俗文化的气味十分浓厚,对民俗研究有一定的价值。

相汉高与大师韩美林合作完成的蓝印花布代表作。

对于蓝印花布未来怎么看呢?相汉高介绍了它的开发价值: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与进步,当代高度发展的文化和科学知识的产生,无数现代化的新兴工艺品不断地出现,几乎垄断了整个消费市场,特别是布匹丝织品行业,大量的新兴工艺代替了过去民间的手工工艺。因此,印染这一民间手工工艺也就处于濒危凋零的边缘。然而,随着当前旅游事业的发展与繁荣,民间手工工艺品的需求量越来越增加,印染蓝印花布这一民间传统手工艺品又逢时而兴,造时而荣,近几年来,随着临沂旅游业的兴起,旅游商品需求旺盛,印染蓝印花布作为带有浓郁沂蒙地域特色的旅游商品,有着极高的开发价值。

“我决定近期在兰陵压油沟景区,开一个大型蓝印花布的艺术馆,一边通过景区向游客推荐蓝印花布,同时也在介绍我市这项非遗的历史底蕴。”

相汉高说,他还与艺术大师韩美林合作设计蓝印花布纹样,制作的共计数十件件作品捐赠给韩美林艺术馆。

用这抹蓝色传承沂蒙大爱

因为热心慈善,相汉高结识了“沂蒙女雷锋”李小鲁,慢慢地,相汉高也参加了一些爱心活动并且自己的捐款也数不胜数。

近期,听闻临沭怪病女孩朱芮莹在上海做手术后,仍然需要康复整容等后期费用以后,他毅然决定义卖12副价值2万元的蓝印花布,义卖的所有费用都通过沂蒙爱心联合会和李小鲁等人捐给朱芮莹。

“因为疫情的原因,我在兰陵压油沟筹建的蓝印花布艺术馆还没有建起来,手头比较紧。但是我听了李小鲁介绍的朱芮莹的事情以后,仍然想通过自己表达一下。怎么办呢?我想到了将手里的因为疫情原因压货的蓝印花布进行义卖,义卖后所有钱款都捐给朱芮莹!”相汉高在谈起因为自己筹建压油沟的艺术馆所以手头比较紧的时候反而觉得很不好意思,像是犯了错的孩子。

李小鲁和相汉高一同展示装裱好的蓝印花布作品。

李小鲁等大伙都一起宽慰相汉高,“自己没钱都义卖蓝印花布来给朱芮莹这孩子筹钱,你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李小鲁也竖起来大拇指。

李小鲁说,她将帮助相汉高将12副蓝印花布挂在自己的皇山阁书画院里义卖,她那边书画爱好者多一点,艺术都是相通的,12副蓝印花布应该不愁卖。

“希望借助晚报平台来给读者呼吁一下,那些对蓝印花布感兴趣并且有爱心的朋友,可以来位于河东区东兴路与凤凰大街交会处东南角的皇山阁书画院来认购,所有义卖款都将捐给朱芮莹!”李小鲁说。

 临报融媒记者 江岩

责任编辑:辛颖

分享到: 0
关闭】【纠错:linyi0539china@hotmail.com】